内江第一城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3228|回复: 0

留侯张良故里青年孙策张良式的归隐 用张良智慧描绘乡村的灿烂盛景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8-8 22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内江分忧 于 2023-8-8 22:26 编辑

87下午,我拜读了内江著名诗人、内江日报原副总编黎勇近日写的一篇散文——《云上花开——留侯镇张良隐居地探秘》,感到是反映乡村振兴的一篇佳作,所以想分享给更多读者欣赏。
黎勇,笔名黎二愣、黎冠辰,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,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其散文诗集《巴蜀风散板》填补了巴蜀民风民俗诗歌题材的空白;由央视、新华社等中央级媒体推出的视频朗诵诗《脊梁》《来,我背你》和《等待天明》故事及音乐作品等,曾成为网络热搜。
.

云上花开——留侯镇张良隐居地探秘
.
/黎二愣
.
1_已压缩.jpg

为了避暑,家里人选择了八月份去秦岭南麓的留侯古镇住一月。然而,从热浪滚滚的四川驱车5小时到达汉中时,原以为地处大巴山与秦岭交会处的汉中应该凉快,没想在服务区下车,烈日生猛,蒸得人透不过气来。于是,加速向留坝县开去。
  车过留坝县城,仪表盘显示车外气温36度。我心里一直忐忑着,离留侯镇只有10多分钟车程,那里不可能降温到很凉快,这次避暑之旅将可能会成为笑话。沿着316国道向秦岭南麓深处攀爬,气温一度度下降。当海拔上升到1120米时,到达留侯古镇,时间是下午4点过,但显示车外气温是32度。下车后,太阳仍然刚烈,但没有汉中那种酷热。站在临316公路边的镇政府屋檐下,大山气息的凉风拂面,顿觉身心沁凉。

3_已压缩.jpg

(李方惠摄影)


  举目四望,这个镇坐落在秦岭山腰的一个山谷平坝处,四周高山环绕,满目是碧绿的森林,云雾萦绕山林,透出几分灵气与仙气。我心里踏实许多。欣赏片刻,“云上花开”民宿馆派人接我们穿过镇子“枣木栏”古集市的小街,绕到镇子后山一幢新建好的三层楼房住下。
留侯镇隶属汉中市留坝县。辅佐刘邦建立西汉帝国“三杰”之一的张良功勋卓著而封为留侯,张良功成身退后隐居于留侯镇紫柏山一带,留侯镇一名由此而来。

2_已压缩.jpg

(李方惠摄影)


   张良一生充满传奇。为了恢复韩室江山,曾卖掉家产,雇大力士于博浪沙刺杀秦王。之后辅佐刘邦,智取峣关入关中;退出秦宫还军霸上;解刘邦鸿门宴之危;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等,被汉高祖刘邦誉为“运筹帷幄中,决胜千里外”。刘邦封他为三万户侯,却只接受万户,之后便退隐政治江湖,到留侯镇的紫柏山修道,人称“英雄神仙”。其在紫柏山,以老子道家思想为宗旨,以“道”来探究自然、社会、人生之间的关系,倡导道法自然,自然无为,与自然和谐相处,体证万物相生、相续、转化、发展的实现性原理,孕育了道家学说向道教“知行合一”转化的雏形,为他第八代孙张道陵创立中国道教奠定了基础,成为中华文明最重要的部分。

4_已压缩.jpg

(李方惠摄影)


  张良集“勇士、谋士、隐士”于一身,是人生的历程,也是智性的自觉,完善了他“以出世之心,做入世之事”的人格立体性演化。我们对张良的拜谒是虔诚的,住在庙台子村的“云上花开”,没有急匆匆去只有两公里的紫柏山,而是先从外围感受张良。

7_已压缩.jpg
(李方惠摄影)

   这山林中的村子,整天云雾缭绕,流水潺潺。特别是五点后的黎明,紫柏山脚下像有一口大锅在烧沸山泉,缭绕的云雾升腾而上,飘逸到四周山峦,再沿着密实的树丛一团团绕过河沟、绕过小镇的房舍。鸟鸣声此起彼伏,衔起飘零的雾团填满山野的空白,将留坝镇泅染得朦胧、神秘,仿佛在演绎张良归隐成仙的故事。
   这时,“云上花开”的老板孙策一家人从晨雾中起床,在悠扬的鸟鸣中声忙乎住客早餐。他们分工明确,父亲孙孟忠上山采摘菜园子里的无公害蔬菜,以备住客食用;妻子料理两个孩子;母亲闫秋红掌厨,孙策往灶膛喂柴禾。忙碌的身影伴随着锅碗瓢盆的叮当声,与云雾、炊烟和鸟鸣声交织一体,映衬留侯古镇的宁静与祥和。
5_已压缩.jpg

作者黎勇(右)与孙策(左)交谈(李方惠摄影)


  留侯镇坐落在历史上的枣木栏村,现在叫庙台子村。全村700多人。这里年平均气温只有15度,夏季凉爽,秦巴文化、秦汉文化、三国文化、红色文化胜迹丰富,近年来,已成为避暑和旅游的热点。“云上花开”老板孙策只有30岁,长得眉清目秀,面部棱角分明,话语间透出一股英气。他职业中专毕业后,先后在浙江、成都和北京打工,送过快递,当过技术工人。走南闯北8年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但也有很多无奈。自己家乡山清水秀,有丰富的人文地理资源,趁年轻,他决定回乡创立属于自己的事业。可是,做什么呢?
  他母亲闫秋红今年50多岁,以前当过5年乡村教师,有文化有思想。嫁入孙家后,一家人一直住着七兄妹共有的几间祖辈传下来的土墙老房,心有不甘。她经过20年谋划和准备,终于建起了一排属于自己家的砖瓦平房。现在儿子准备返乡创业,她与儿子合计,决定推倒原来的平房,在原地基上重建一幢现代式三层楼房,利用留侯镇的地理、人文资源,搞乡村民宿。建楼房需要160万元,凭他们的积累远远不够。怎么办?闫秋红无数次组织召开家庭会统一思想,发誓哪怕一家人肩挑,手砌,也要将民宿房建起来。于是,她和老伴拿出自己大半生的积蓄,儿子与妻子也将打工挣的钱全部拿出来,可还是凑不够160万元,他们一咬牙,硬着头皮向银行贷款。这房一修,整整三年时间,还欠下了60多万元的债务。

6_已压缩.jpg

作者黎勇(右)与孙策母子在“云上花开”合影(李方惠摄影)


   一边建房,孙策一边利用互联网优势,将“云上花开”的10个雅致、干净、幽雅的房间和山清水秀、云雾缭绕的自然环境在携程网、小红书等平台上发布,并附上紫柏山景区和张良庙归隐文化的图照。房子还没装修好,网上订购已火热。进入夏热,孙策每天要接几十个电话,手机打得发烫。
  闫秋红说,现在我们一家人的目标,就是齐心协力还完欠帐。不管住客多少,都会像待亲人一样照顾好,客人满意的微笑,就是对自己勤奋努力的肯定和鼓励,也是还清欠债的希望。所以,从早到晚忙乎,一家人也不觉得累,脸上总笑盈盈的,就像“云上花开”的名字,充满对未来的憧憬。
   在“云上花开”旁,还有一个起早贪黑,肤色黝黑的汉子。每天早晚,他都在6个搭着黑色防晒布的棚子里采摘花色蘑菇,拉入县上统一建造的保鲜房,与其他村民的蘑菇一并存放,等待四川、重庆、陕西的批发商前来收购。他是庙台子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孙孟军,今天56岁。他任村支书8年,带领40多位党员,以党建工作为引领,以乡村振兴为抓手,从县、市、省上大力争取项目支持。目前,村上建起了30多亩的食用菌产业园,200多箱中华蜂养殖基地和西洋参主产区。通过陕西省审计厅的帮扶,建起出栏200多头的现代化养猪场,并引导村民自主养殖中蜂1000多箱。
  这样多集体经济,村上有多少积累?我问。孙书记笑着说:“山区种养植,附加值都不高,但还是积存了一百多万现金。”我惊讶于一个山区小村,积攒那么多钱,问他这些钱用于哪里,他不假思索地说:“用于给全村村民买保险,山里人很需要。但是,我渐渐老了,山村要发展更大产业,最缺的是人才,是年轻人。”说着,他手机响了,说省上派来了新的驻村书记,很多事要办,便骑着摩托车消失在淡淡晨雾中。
想到他那意味深长的话语,望着他那隐身于漫山云雾的背影,我联想到了张良当年的智慧与潇洒。
  回到住地,孙策已忙完早餐,我便与他坐在院坝里,问起他对未来的打算。他深呼吸一口说:我要在“云上花开”经验的基础上,整合村上已有100多间民宿房资源,推动全村民宿产业的发展,回报生养我的这块土地。目前,316国道正在改建,从村旁山崖边笔直通过,原来横穿镇上的国道,将封闭为通往紫柏山风景区的专用道路,以张良庙为核心的景区即将扩容,加上这里得天独厚的避暑天然条件,庙台子村的民宿业必将兴旺。
  他说这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,留守在家的老人缺少新的经营理念,对现代新媒体技术不熟悉。未来,将利用自己所长,梳理、整合各村民的房屋资源,统一对外发布信息,并与各旅行社取得联系,将客源进行合理分配,提供体现当地特色的吃住行一条龙服务,形成群体影响力。
  说到这里,他两眼放光,炯炯有神,闪烁着留侯镇新的未来和希望。我想,假如说孙策从大都市回乡,也是一种张良式的归隐,那么,这便是中国当代农村青年新的张良智慧,以后的留侯古镇,不会是“云上花开”的幻化虚像,它一定是中国乡村的灿烂盛景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