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江第一城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6986|回复: 17

[情感驿站] 妻子产后大出血,护士偷偷递给丈夫一张纸条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9 0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妻子产后大出血,被送进了ICU重症病房。此时,在门口焦急等待的丈夫,突然收到了一张护士递给他的纸条…
事情发生后,作者以日记的方式,记叙了当天发生的一切……

QQ截图20180509093957.jp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前24小时。

媳妇的预产期,比预计的足足晚了一周,所以医生给她上了催产素。医生告诉我,孩子很大,但孩子她妈的骨盆结构还好,可以尝试自己生产。

纸条写下前20小时。

她被接进了产房,我在外面等的时候发现手机没电也没带充电器…还好公司在附近,回去拿了个充电宝。与此同时,为了顺利开指,医生让媳妇出去走走,她从产房出来时,没看见我。

纸条写下前19小时。

回到医院,第一件事给手机充电,开机就发微信问情况,大概开了一指,现在没办法出来了。我只能在产房门口苦等,买了点面包,准备熬上一宿。

纸条写下前16个小时。

产房大门突然开了,我吓了一跳。医生见到我,只说了三句话:

“孩子顺利出生。”、“大人情况不太好”、“您跟我进来一下”。

我心头揪紧,紧随医生走进去,主治医生跟我摊牌:生产过程基本顺利,但媳妇生完以后,子宫收缩乏力。我不懂,他接着解释,“就像一个吹鼓的气球一下放了气,瘪了, 缩不回来。”

“现在出血点不止不处,而是整个创面。因为子宫无力,所以常规的止血方法,比如塞纱布、按压、涂药,均无效。”他看了我一眼,说:“可能会切除子宫。”

话音一落,就拿着手术书让我签字,我赶紧签,签完问医生能不能尽力保住子宫,毕竟切除后会对媳妇产生一辈子的影响。医生没给准信,只是说尽力。拿着单子又进去了。

我赶紧给家里打电话,我爸我妈,她爸她妈,这个时候我脑子已经乱了,怕后面遇到点情况,一个人撑不住。

我只能选择相信医生,抱最好的希望。随后有护士来催我交钱,我补交了3万押金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前14个小时。

4个老人还没来,医生又再一次叫我。血还是止不住。医生告诉我已经通知血管介入科的值班医生,让他们尽全力迅速赶到现场。

我赶紧问现在的情况,医生说切掉子宫这条路走不通了,我媳妇出血量太大了,只能采用另一个方案,就是做两个动脉栓塞,把两条子宫动脉死死堵上,这样才可能止血!

这个时候4个老人也到了,还没来得及解释,媳妇就被从产房推出来了,我的心态当时崩了,因为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她。面无血色,白的吓人,无论我怎么喊她名字,她都没有应答。

我们5个人瞬间围上去,把她一路护送到血管介入科,大门关上了,我开始跟爸妈解释一切…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前12个小时。

我们5个人在门口等,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。她妈妈一直在哭,我和老丈人一直在安慰。但其实我俩内心也是无比恐慌焦虑。

突然,介入科手术室的门被大力撞开,3个医生带着几个护士,推着我媳妇冲了出来,他们朝我们大喊:

“赶紧!去前面按电梯!!!!赶紧!!!”

我有一万句话,想问医生,我甚至不知道我媳妇现在的情况,但我听到后还是像触电一样弹起,也顾不得旁人,也来不及多想,沿着狭长的医院走廊猛跑,一边跑,我一边回头大喊,

“电梯在哪边!?左还是右!!左还是右!!!”

“左转,右转,最后左转”!

我继续跑,用100米冲刺的速度闷着头跑,心像掉进了万丈悬崖,到了拐弯处,我回头一撇,后面乌泱泱一群人,在我身后20米。

医生和护士推着我媳妇跑着很快,我现在还记得,那个担架车,快的就像要散架一样,发出稀里哗啦的响声,上面挂的几个血袋也跟着飞甩,差点掉出去。

其中有个小护士,一边跑,一边用手按着我媳妇的呼吸面罩,我爸妈,还有岳父岳母在旁边喊她名字。

依然没有回答。。。


我按了电梯往上的按钮,电梯来的时候医生正好推着媳妇到了面前,门一开,我和车同时抢了进去,医生护士随后。

她爸妈看到还有一点空间,马上跟了进来。我爸妈在外面,想进但又感觉进不去,我们给他们腾了点地儿,他们也挤了进来。

就这几秒,医生急的面红耳赤,在电梯里大喊:

“好不容易抢出来这几秒,全耽误了!不行等下趟!”

我赶紧按了关门键,电梯上升的时候,大家都沉默了,一个个大口喘着气。我低头看她, 她已经没了生气,感觉不到呼吸,身体完全不动,我有种坏的预感。我刚想叫她,电梯门开了。

果不其然,我的预感成真了。电梯一出门就是重症医学科病房,那三个鲜红的字母——ICU。

我们5个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医生跑着把她推进去。干站在门口,不知所措。

这个时候我发现门上有个喇叭,似乎能和里面的医生通话,4个老人想问,我给拦着了,怕打扰医生。

这个时候我开始头痛欲裂,整个人还没从刚才紧张的情绪里缓过来,我爸还有岳父母这次开始扶着我,让我到旁边休息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
纸条写下前11个小时。

一阵噪音后,喇叭里第一次有了声音。医生让家属都进去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进到ICU,里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,我们刚准备往里面走,就被医生带到了紧靠门的办公室里。

办公室很小很小,一张桌子,一个沙发,里面没人。我们5个人局促地坐在沙发上,这个时候来了个医生,我们抓住这难得的机会,问了下情况。

医生交代:“病人产后出现大出血,我们医院,用尽全力,调集了产科,介入科,ICU的医生和护士,正在抢救。一些手术现在需要家属签字。”

说完就递给我们一堆纸,我印象里大概有7、8份,我想都没想就全签了。具体内容现在想不起来了,主要就是同意医生采取应急的措施保命,了解了各种可能的意外情况,了解输血可能造成的感染等风险之类的。

签完字,我们还想再多聊会儿,但医生让我再去交钱,我之前交的几万,现在不够了。这个时候产科那边也来催我,孩子出生几个小时了,没大人管,让我去把孩子抱出来。

我懵了,这孩子抱出来,放哪呢?!

现在这情况,连大人的情况都生死未卜,我们5个人谁能顾上孩子呢。

还好,产科医生说,可以先暂时放在新生儿病房。不过他又告诉我,新生儿病房里可能有感染的风险。

我实在没得选,只能咬着牙,答应下来。

我把几万押金交了以后,卡里的钱已经剩的不多了。媳妇生孩子之前,有点闲钱就都去投资理财产品了, 现在想起来真是傻。

不过我又释然了, 毕竟我俩都没想过,生个孩子几千块钱的事,现在能演变成这样…

纸条写下前10个小时。

终于见到小家伙了。儿子被包的严严实实, 我从护士那笨拙地接了过来,很不熟练地揽在怀里,看着他,我却笑不出来。

孩子感觉到了温度,睁眼看了我一下,哭了几声,随后又睡着了。

我问医生,这孩子有什么问题没?

我担心是因为媳妇之前做B超的时候,发现这孩子肾盂有点宽,也就是肾有点问题,尿尿会有点难度。

医生告诉我,什么问题都没有,各项指标正常,尿尿也很顺利,我才放心。

到了新生儿病房,值班医生一问,脸色一沉,告诉我们这儿不是托儿所,都是病孩儿,把健康的小宝宝放过来干什么!小心感染。

我只能不停赔不是,解释媳妇的情况,希望能让儿子跟这待个1、2天。

医生态度缓和了下来,让我去买奶粉,还有纸尿裤衣服等婴儿用品,他们可以帮着照看一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前9个小时。

孩子安顿好后,我又返回了ICU。老人还在和医生聊天,看到我来,只是问了下小孩的情况,得知有地儿待他们就安心了。

这个时候医生跟我说了下最新情况。简单来说,进行手术后,依然还在出血,感觉就像是拧不紧的水龙头。

现在只能一直用多个输血通道保持输血,身上能插针的地方,都插了输血针,而且滴管速度已经调到最快了,基本是在往身体里注血。

医生又说,她的血色素非常低,身体无法正常凝血,即便已经注入了大量的血液,但那些血液马上又会像水一样流出来。

我问,那有什么办法吗?医生苦笑了一下,告诉我,媳妇刚刚做栓塞的时候有个小伤口,为了防止她流血,两个男医生找了两个沙袋,一直用力在大腿上按着,才稍微起了点作用。

目前医院正在想方设法调解凝血功能,但是也很担心出现DIC症状。

DIC我也是第一次听说。但听完已经冒出一身冷汗。

DIC中文叫血管内弥漫性凝血。一般孕妇死亡,基本都和它有关。身体内流失太多血液后,已有的血在血管里无法正常流动,很快就会形成血栓。

身体的脏器一旦出现血栓,马上就会停止工作,停止工作的脏器多了,人就不行了,救都救不回来。

我现在是明白了,媳妇身体内有两个战斗,一方面要止血,让血液凝固,不然会失血过多。另一方面也要让血液流动,防止血栓。

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。

医生问我,进口药几千一支,效果很好,要不要用,因为医保没办法报销。

我回答,您尽管用,不要问我。虽然这么说,我心里是没底的,最后到底需要多少钱,存款已经不多了。

但下一秒我就下了决心,大不了把房子卖了。

医生说完就走了,临走之前又交代我去交钱,这样不会影响用药。

我把手上的卡刷了个遍,发现有点不够,又找4个老人凑了点,总算凑齐了。

纸条写下前7个小时。

第一次迎来好消息。有个医生出来跟我们说明最新进展。

他说,情况稳定一些了,虽然出血还没有止住,虽然身体各项指标还很异常,

但,出血量少了不少;血,能在身体里存住了。

我们5个人如释重负,岳母明显已经到了极限,一下瘫到岳父怀里。

然而,医生接下来的几句话,让我们几个人的心又紧紧的缩了起来,而且很久都无法再放下。

医生告诉我们,我媳妇的命,目前来看是保住了。但是,由于她的出血量太大,时间太长,身体各个的器官都出现了供血不足的情况,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样会到来什么样的后遗症,给身体造成什么样的损害,暂时无法估计。

这些器官里,最有可能的被损伤的,是大脑。

大脑对血液的需求最大也最敏感。长时间的缺血,很可能会产生不可逆的损伤,也就是说有可能会醒不过来,或者醒了也是个植物人,或者智力低下的残疾人。

就算大脑逃过一劫, 其他器官,比如心脏,肝脏,肾脏,不太可能完好无损。毕竟现在转氨酶、肌酐之类的指标数额,都高过标准值,结果谁也说不好。

这段医生说的话,我现在只能记得一些片段。然而,有一句话,却像雕刻在我心里了一般:

“现在大概,打了个平手。”

这句医生的原话,没有主语和宾语,但那一刹那,我就明白,

医生指的是,他们和死神,打了个平手。

完毕,他告诉我们,现在病人情况稳定了,我们也不用一直在门口等着,特别是老人,经历了这些,精神和肉体都需要好好休息下。

如果要探视,下午3点再来,半个小时时间,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,进去先要穿戴好防尘的防护服。

说完,医生又忙去了。就在我们聊天的间隙,很多护士都从我们身边匆匆跑过,手里拖着装满血袋的盒子…

我们5个人商量了一下,媳妇爸妈坚持不肯休息,我爸妈也不肯走,我只能先开好附近宾馆房间,让他们累了就去休息。

我开车回家,去取婴儿用品和奶粉。


纸条写下前6个小时。

从医院停车场回来,出口向东的一瞬间,一缕晨光打在我脸上,一轮旭日从地平线升起,金黄一片。

恍如隔世。

这是我一生中,最难熬最漫长的一夜了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我发现我哭了,情不自禁的,但我马上忍住了。

战斗还没结束呢,哪有时间哭!

到家以后,家门一开,一股熟悉的香气。我深吸了几口,想让自己记住这个味道。

毕竟,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这个家,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的模样。

东西收拾完毕,回到医院,把东西送给了儿子,问了下情况,一切正常,我又赶紧回到了ICU门口。

纸条写下前5个小时。

电梯坐上去,看到的是另外一家人。他们也是患者家属,看样子是等了整整一夜。

4个老人还在门口,憔悴不堪,但眼神里却流露出坚强。

两家人没有交流,但却都死死盯着紧闭的病房大门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岳父岳母我爸我妈看到我来,马上过来,跟我说了一下情况。

通过他们的说明,以及以后我陆续从医生那里汇集的片段消息,我才知道,原抢救室里面的生死较量,比我们以为的还要凶险的多。

媳妇她在生产完大出血,被推入介入科做子宫动脉栓塞的时候,出现了狂暴的现象。

她用尽全力向要拔掉身上的氧气,拼命想翻身下床,后来还是几个男医生合力把她按住才行,这是人体失血后的正常反应。

后来子宫动脉栓塞做完,媳妇已经休克了。当时医生全楞了,有的还在摇头,感觉就是没希望了,无力回天了。

好在指挥抢救的一名女医生马上回过神,非常坚定地跟说:

“送ICU,现在就送ICU,那儿可以救她!”

然后就是一路狂奔。到了ICU,几个科室的精英都在,能来经验丰富的骨干都在。

即便这样,我媳妇当时也还是一条腿已经迈了过去,血压最低都低到40了,完全没有凝血能力,一个小针眼,都可以流成一条河…

真正的命悬一线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前4个小时。

天已经完全亮了。正常情况下,医院早就是熙熙攘攘,人头攒动了。可在ICU这里,死一样的寂静。

我们一家,还有他们一家,默默无言,满脸疲惫。有的时候,医生和护士出来,马上就成为焦点,所有人都盼着这一刻,希望能有好的进展,但所有人又怕这一刻,担心有不好的消息。

我忍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氛,准备下楼抽根烟。让岳父母有事随时给电话。

我到了楼下,人山人海,也有不少孕妇从我身边走过,我看着这些人,虽然他们都身患疾病,但他们和躺在ICU里的媳妇相比,无疑是幸运的,我羡慕他们。

走到外面无人处,我抬起头,难得的好天气。但我无心欣赏,我开始狠狠地骂起老天爷。

“你TM为什么让我媳妇遇到这样的事,为什么是我媳妇!”

“我从小到大,都没遇到过什么好事,是不是我把坏运气带给了她,可你TM有什么,冲我来啊,你有种冲我来啊!”

“我求求你,老天爷,求你了,不要让她死,活着,活着就行,傻了也行,残疾了也行,你要让她活着,我照顾她,我看着她,我守着她!

孩子我养,他父母我养,我没问题,我只求你,不管你是佛祖,耶稣,还是真主,我求你们,求你们……”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前2个小时。

ICU此时显得更安静了,连医生和护士都不出现了。我们只好继续在门口,吊着心苦等。

我父母有点撑不住了,我把宾馆的地址告诉了他们,让他们回去休息,顺便让他们联系下月嫂的事情,这样孩子可以不用一直待在病房里。

爸妈答应了,走之前问老丈人一家是否也要走,他们拒绝了,我们三个人不敢多劝,其实心里都希望他们可以在这里。

不是因为别的,就怕万一,我媳妇不行了,她爸她妈还能见最后一面…

我爸妈走之前又说,晚上就来,大家换着盯着。

爸妈走以后,我抱了抱她妈,60好几的人了,这几个小时,哭完了这辈子的眼泪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
而她爸,则是个坚强的人,虽然一脸疲惫,但却很镇定,不慌,也没有明显的悲伤,倒是一直在给我,给媳妇她妈鼓励。

说媳妇从小身体好,这对她来说,不叫事。

我安慰了一下二老,随后下楼去买了点盒饭,拿上来后,老人说吃不下,不想吃。

我说,好歹吃一点,人是铁饭是钢,这种情况,我们不能垮啊!她还等着人照顾呢!

老丈人听了,叹了口气,点了下头,我们几个人坐在角落吃了起来,眼睛却不离病房门。

食物下肚,焦虑的心情缓解了一些,我开始冷静下来,脑子飞快地转,设想着未来可能的情况,毕竟不知道老人还能抗几天,但我不能倒下,战斗还很长,要有应对措施。

第一天,12点。

媳妇醒了。

她想叫我,喉咙出不了声。她看了看旁边的护士,张了张嘴。护士懂了,给她一张纸。

她只写了两句话。

第一句是,“宝宝还好?”
第二句是,“李涛(我的名字)在外面么”。

护士拿到外面,把我叫过去,偷偷塞给我,问我怎么回答。

我看到这张纸的时候,心脏开始了剧烈的跳动,随后,泪水像止不住一样,哗哗地往下流。

我让护士跟她说,

宝宝很好,一切正常,尿尿也没问题。我就在门外等她,我一直在,我就在她身边,离她很近。

等能探视了,我就进去看她。

短短几句话,正常说起来可能不到5秒,我却花了足足5分钟,因为我的喉咙一直很紧,哽咽到说不下去。

这是一个奇迹。这是母爱的奇迹。

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,在遭受了巨大的创伤之后,在鬼门关里走进去又被拉回来之后,醒来后第一句问的,是孩子。

只有母爱,
才能跨越生死!

只有母爱,
才能爱你就像爱生命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3小时后。

终于等到了探视的时间。我爸妈听闻消息提前赶了回来,看得出来,他们根本没睡觉。

探视的顺序自然不用说,她爸妈先后进去了,老两口都是红着眼睛出来的,我是第一次看到老丈人哭,但他的脸上也写满了欣慰。

到我了。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,戴好鞋套,跟着护士往里面走。我也是第一次看到ICU里面的样子:

布帘分割开了一个个小房间,仿佛像一扇扇生死门。

而她就在第四间。

我开始紧张起来,激动的心情全无,经历了鬼门关的她,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呢?

这24个小时里面,我无数次以为,这辈子,我们将再也无法相见。我无数次地后悔,为什么当时我要去拿那个该死的充电器,而错过见她最后一面!

现在,我马上就要见到她了,像是在做梦,一直疼痛难忍的头,现在也消停了。

她还活着。她还活着啊!

我走进去,眼前的她,全身浮肿,比她怀孕生产的时候,还要肿。脸也胖了好几圈,别人肯定不认识了,但我知道,这就是她。

我轻轻地在她旁边坐下,去牵她的手。

这是一双怎么样的手啊!每个手指都像胡萝卜一样肿!我的心又抽动了一下,

这连弯曲的费力的手,究竟是怎么拿住笔,写下那张纸条的…

我握着她的手,一遍一遍抚摸着,不敢用力,怕她疼。

她醒了过来,看见了,眼泪一下就出来了,顺着太阳穴流到枕头上,止不住。

我明白,媳妇,你受委屈了!你什么都没做错,为什么你要遭受这些!为什么阎王想要你的命,要让你和我还有儿子,生死两隔…

她想说话,可嘴里却还插着呼吸机,身上贴满了各种管子,旁边监控设备上数字在不停跳动,旁边担架上挂着输血袋。

她睁着眼睛,定定地望着我,那个样子,仿佛她是第一次见到我,又仿佛这是我们俩最后一次见面。

我瞬间明白,她是要把我的模样,深深地刻在脑子里,一会儿我走了,她还能记住。

我打算说一些安慰的话,然而,我一张嘴,喉咙就卡住了。我用尽全力,去控制想哭的情绪,深呼吸了几口,对她说:

“没事的,没事的,我在呢,我们都在呢,都在外面陪着你呢…”

她听着,胸脯在轻微微微起伏,我知道,她是在抽噎。

我继续说:“宝宝没事,是个男孩!咱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!人家尿尿顺着呢!我把他放在儿科了,有人照顾他。等你病好了,我就带他来看你,咱们一起回家!”

她目光柔和了一下,但突然,眼泪忽然涌的更凶了,脸色焦虑不堪。

我一楞,明白她是在担心,担心我为了不让她操心,故意说孩子没事。

我赶紧解释,这次她终于放心下来。

时间到了,我又摸了摸她的脸,在额头上亲了她一口,告诉她明天准时来,然后一步三回头的出了病房。

出去后,医生把我们5个人叫到了一起,说明了一下情况。

她现在虽然醒了,但依然处在危险期,血色素大大低于正常水平,还需要不断输血。但出血基本控制住了。

抢救的时候,用了很多很多药物,这些药物对身体造成了大量的损伤,同时药物也需要身体花费很长时间去代谢。目前各个脏器的指标都很差,非常差。

这话我们都听懂了,就是让我们要有所心理准备,人是活过来了,但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,最有可能是大脑的损伤…

听完这话,我并不惊讶。我早就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。大不了就是带着孩子和残疾的老婆过下半辈子。

只是我可怜的媳妇不知道要继续忍受多少年巨大的痛苦。

探视结束后,我们5个人都松了一口气,一起准备回到宾馆休息。

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,我想着这24小时所经历的一切,媳妇悲惨的样子,只见了一面,匆匆安顿到病房里的孩子,老丈人一家的坚强和鼓励,我爸妈的陪伴…

终于再也压不住内心的情绪,开始放声大哭。

哭完以后,心情好多了,另一种情绪也由心底升起。那就是对医生们深深的敬意。

媳妇在那样的情况下,不仅顺利生产,而且还能活下来,目前来看没有太大的后遗症,已经是莫大的成就,是无数医生、护士彻夜不眠,用全力换来的。

我能想象到,死神以为媳妇的命被他握住了,可没想到这群医生却不信这个邪。

他们把死神的手指,一根手指一根地掰开,然后视死如归地和他对视,小心呵护着脆弱的生命,谨慎的步步后退。

直到带它脱离了死神的视线,再把它交还回爱人的手中,重新在人间享受平安喜乐。

想着想着,我沉沉地入睡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9 09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纸条写下第2天。

命运总不会轻易放过它想要戏弄的人。

早上起来第二天,我去新生儿病房探望儿子,却被告知,孩子出事了。

原来,就在今晨血检的时候,儿子c反蛋白高。我一听,肠子都悔青了。这是感染炎症的意思!果然不该放病房!

4个老人一听这事,慌了,这不是火上浇油吗!那边大人才刚刚脱离生命危险,这边孩子又病倒了!

我们一行人又急匆匆地跑到儿科,医生一看,说情况不是很严重,但是需要住院观察,不能马上出院。

4个老人在病房陪儿子,我一个人心里惴惴不安的回到ICU门口,最爱的两个人都被病魔折磨,一下子觉得天都塌了,我能做什么呢。只能寄托于医生了。

心情烦躁,我又跑到楼下抽烟。抬头一看就看到ICU的窗户,我一眼就看到了媳妇待的病床,目光像胶水一样粘在上面。

她现在什么情况呢,醒了没?痛苦吗?还在哭吗?

外面依然阳光明媚,不知道阳光能不能晒到她的病床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下午3点,到了探视的时间。这一次她的情况似乎好了不少,脸上的肿胀小了很多。

我第一时间把儿子的照片给她看,她看完以后又哭了,幸福,但又很悲伤。

刚当上妈妈,肯定很想抱抱自己的孩子,见见他吧。

当然,孩子生病的事,我没敢和她说。

探望结束后,医生说出血还在继续,但量很小很小了。血色素也在回升,但脏器的指标还是很糟糕,由于药物的作用,病人会陷入长时间的沉睡,不会感到很痛苦。

纸条写下第3天。

一大早,儿科那边打电话说,儿子吃了消炎药以后,c反蛋白正常了,可以抱回家了。

就当我们5个人欣喜前往新生儿病房的时候,ICU那边突然来了消息。

媳妇终于可以摆脱呼吸机了,医生让我们给她带点流食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我们5个人紧张的神经才松弛下来,这段时间以来,我也第一次看到丈母娘脸上出现了笑容。

下午的时候,我爸妈找的月嫂已经到了,我们几个人把孩子从NICU接了出来,由老人送回家。

我继续留在医院,准备探视媳妇。这一次,她已经可以说话了,不过声音嘶哑地像个老奶奶。

问的,说的,聊的,都是孩子。

纸条写下第4天。

谢天谢地。

媳妇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。这也意味着,这一次,死神是彻彻底底离她远去了。

回到病房后,我给她换了一身衣服,换的时候我看到她身上大片大片的淤青和瘀血,还有各种手术刀留下的伤口。这些伤口不仅疼在她身上,也是伤在我心里。

我必须小心翼翼,因为轻微的移动,都会让她喊疼。

医生来了,告诉我们她可能会一直低烧,其他器官的指标基本恢复正常了,除了肝肾。

我感到松了一口气,就算有后遗症也没关系,起码是活下来了!

就这样,我白天在医院,晚上就回去看孩子,尽量多拍视频和照片,拿给她看。我回家之前曾提出要把孩子抱过来,她却坚决不干,说医院都是细菌病毒,孩子太小,怕病着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